送孟东野序,经典古文名篇

作者:文学在线

  送孟东野序

  送董邵南序

  送李愿归盘谷序

送孟东野序,经典古文名篇。  杂说(四)

  [唐]韩愈

  [唐]韩愈

  [唐]韩愈

  [唐]韩愈

  【题解】

  【题解】

  【题解】

  【题解】

  孟郊(751—81肆),字东野,绵阳武康(今广东维唐山)人。中唐闻名小说家。他中年屡试不第,四11周岁才中贡士,50岁时被授为溧阳县尉。材大难用,心绪非常的慢。在他就任之际,韩吏部写此文加以赞美和安心,暴光出对宫廷用人不当的咋舌和不满。小说运用比兴一手,从物不平则鸣,写到人不平则鸣。全序仅篇末小量笔墨直接点到孟郊,别的内容都无端结撰,出人意外,但又牢牢围绕孟郊其人其事而设,言在彼而目的在于此,因此并不展现空疏游离,体现了布局谋篇上的自我作古造诣。历数各种朝代善鸣者时,句式极错综变化之能事,清人刘海峰评为“雄奇创辟,横绝古今”。

  董邵南,寿州安丰(今云南谢家集区)人,因屡考贡士未中,拟去江苏托身藩镇幕府。韩吏部一向反对藩镇割据,故作此序赠送他,既可怜她仕途的不遇,又劝他不用去为割据的藩镇作不义之事。首段先说此行一定“有合”,是陪笔。次段提议古今民俗区别,故此行未必“有合”,虽不明说而宗旨已露。末段借用乐永霸和荆卿之事,喻示董邵南生不逢时,应当效法南梁的忠臣义士,效劳朝廷。全文措辞深婉,话里有话,虽仅百余字,但反复,起伏跌宕。刘大櫆评此篇曰:“深微屈曲,读之,觉高情远意可望而不可及。”

  李愿是韩文公的好情侣,一生不详。唐中宗贞元107年(80一)冬,韩愈在长安等待调官,因仕途不顺,激情烦躁,故借李愿归隐盘谷事,吐露心中郁抑不平之情。首段叙述盘谷境遇之美及得名由来。接着三段借李愿之口,运用两宾夹一主的招数,写了二种人:声威赫赫的显贵、高洁不污的山民和龙攀凤附的官迷,于映衬、相比较中公布他对官场贪墨的交恶和对隐居生活的心仪。古时候的人在相爱的人临别时,常常赋诗为赠,“序”是阐述赠诗的源委和意志的。本文末段“歌曰”以下便是赠诗。歌辞极言隐居之乐,立意深入而善藏不露,句式偶俪而充实变化,流畅生动,和睦可诵,有余韵绕梁的意思。相传苏仙最爱此文,评价非常高。

  本文原题4则,那是第伍则。所谓杂说,是一种文化艺术性较强的商量文,近似于今世的杂感、随笔。它不拘①格,格局灵活,偶感于心,发而为文,发抒一点不用是系统的见地,由此称为“杂说”。“杂说”虽以“杂”名,却又须求“杂”而“不杂”,“杂”中见“清”,取材尽可即兴,笔致不妨跳脱;但决定要高,发掘要深,脉理要清,笔墨要洁,那样本事寓深意于形象,藏锋颖于曲屈。韩吏部的杂说篇幅虽短小,却“遒古而波折自曲,简峻而规模自宏,最有法例,而改换变化处越多”(清张裕钊语),其墨气精光,溢射于尺幅之外,仍有他气盛言顺、力大思雄的固化特点,所以历来被当成楷模。本文由伯乐相马的轶事生想,通篇比喻,在顺接转败为胜之中,对举而下,层层深远,表达了识才、用才的重大要义。篇末一问壹叹,波折中含无穷不平之意。有人据文意认为作于贞元十一年(7九5)三上宰相书求仕不遂之后,可备壹说。

  【原文】

  【原文】

  【原文】

  【原文】

本文由bwin必赢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亚洲必赢3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