步出夏门行,二十不悔

作者:文学在线

 

云行雨步,超越九江之皋。
临观异同,心意怀赵ィ不知当复何从?
经过至我碣石,心惆怅我东海。

(作于建安十二年春)


观沧海

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
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。
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。
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。
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
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
幸甚至哉!歌以咏志。

(作于建安十二年秋)


冬十月

孟冬十月,北风徘徊,
天气肃清,繁霜霏霏。
鵾鸡晨鸣,鸿雁南飞,
鸷鸟潜藏,熊罴窟栖。
钱镈停置,农收积场。
逆旅整设,以通贾商。
幸甚至哉!歌以咏志。

(作于建安十二年至十三年冬)


土不同

乡土不同,河朔隆冬。
流澌浮漂,舟船行难。
锥不入地,戟砩畎隆
水竭不流,冰坚可蹈。
士隐者贫,勇侠轻非。
心常叹怨,戚戚多悲。
幸甚至哉!歌以咏志。


龟虽寿

神龟虽寿,猷有竟时。
腾蛇乘雾,终为土灰。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
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
盈缩之期,不但在天;
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
幸甚至哉!歌以咏志。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 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,
盈缩之期,不但在天; 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

图片 1

步出夏门行·观沧海

步出夏门行·冬3月

多年来可谓福无双至,略显缘悭。求一小签乃中下:“小病缠身、谨防小人”。便以身抗之,随于无谓之中荒度半载。

北接碣石[1],以观沧海。水何澹澹[2],山岛竦峙[3]。

良月1月[步出夏门行,二十不悔。1],南风徘徊,天气肃清,繁霜霏霏[2]。

病从疑起

十二月有至,便初见胃肠不适,中医正是:性情不足,阴阳不调。服药半月不见改革,随后辗转于南山人医消食性病科、宝安人医消化摄取骨科,经西医多次常规化验未见其因,便自行起来百度问询。正所谓“无知者无畏,知之者唯恐之”。服用西药同盟中成药近七个月,无猛烈创新,心生疑虑,后五行系统如知般抱恙,每一日心事重重,阴晴不定,如临大敌。

大树丛生,百草丰茂。秋风萧瑟[4],洪波涌起。

鹍鸡晨鸣[3],鸿雁南飞,鸷鸟潜藏,熊罴窟栖[4]。

心坚石穿

医务职员仁心,阿娘及主要诊疗大夫,见小编那样顾虑,便建议游肠内窥镜检查查。对此并无经验,心微微许畏惧。终归早于11月节,正气浩然般踏入内窥镜室。十三分钟有余便结束检查,并未有有什么格外。时来运转,踏出医院壹弹指间,认为天如此蓝,阳光那般耀眼,花草鸟语生生不息,好壹副丹青美作!

日月之行,若出里面;星汉灿烂[5],若出其里。

钱镈停置[5],农收积场。逆旅整设,以通贾商[6]。

望穿秋水

  • “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,非澹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至远。”

癔病初愈,静卧床前便回看起八年前的友爱。那时可谓风流倜傥、心海无际。对于文化与梦想充满渴求可谓教导有方,汗牛充栋、行不苟合为当时之心往。最近到庭专业两三载,却少了对生存的观测、对内心的诉求的聆听,忙艰苦碌却心无所向。宁静以至远,如有伍柳先生般“宁折不弯、事不关己”,或遇万事皆可泰然处之。

末,以“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”为心许,愿己及朋友:上善若水,心怀若谷。也愿俗尘平和,含笑花。

幸以至哉,歌以咏志[6]。

幸以至哉!歌以咏志。

本文由bwin必赢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随笔 诗 歌 原文 观沧海 夏门